“新南海”轮货损争议案调解书

  • A+
所属分类: 海商国际
【摘要】
申说人×××(以下简称货方),根据与被诉人×××(以下简称船方)杀青的仲裁和谈,就“新南海”轮所载100桶盐渍猪肠衣破坏的争议,于1983年10月19日向海事仲裁

【关键词】 经济纠纷; 法律咨询;

申说人×××(以下简称货方),根据与被诉人×××(以下简称船方)杀青的仲裁和谈,就“新南海”轮所载100桶盐渍猪肠衣破坏的争议,于1983年10月19日向海事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船方赔偿猪肠衣破坏损失150,456.20马克,外加利息和功令费用。

根据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法式规则的规定,组成了以高隼来老师、司玉琢老师为仲裁员,冯法祖老师为首席仲裁员的仲裁庭审理本案。

“新南海”轮1980年10月14日从开航,11月22日抵达汉堡。该轮二号舱底层舱装载的100桶盐渍猪肠衣在汉堡卸货后即运往收货人堆栈,收货人发明猪肠衣受到腐烂、变臭、变色等分歧程度的损坏,索赔损失金额150,456.20马克。

货方提出,货色在装船前业经上海商品检验局检验,该局出具的检验证书表明货色质量良好,出厂后在装货码头上寄存几天不会造成货物腐烂;在卸港卸货后即运往收货人堆栈,当时汉堡的均匀气温为摄氏9度,不会造成货色损坏;货色的损坏原因是船方违反提单中关于“货色积载于远离加热处的水线以下”的要求,将货色装载于燃油须经加热的双层油舱上面,而在航程中屡次加热油舱、泵油,致使货舱温渡过高造成货物损坏。

船方提出,上海商品磨练局出具的磨练证书是在装船前一段时间作出的,不能证明装船时货色质量良好,如果货色存放于码头上,货物在太阳直射下也会糜烂变质;货色积载于二号舱底层舱后部两翼,该处下在是阁下两侧压水舱,并不是油舱;加热油舱时货舱温度只有摄氏30底阁下,不会造成货物破坏;与猪肠衣装在一起的22桶盐渍羊肠衣没有受损,也能够说明这一点。

仲裁庭研究了两边的主张和证据后认为:

1.大副签字的原始货色积载图表明,至少有部分猪肠衣装载于二号舱底层舱中央,船方供应的证据(空船试验)不能证明在航程中加热油舱时货舱的实际温度达不到货色致损的温度。

2.货方供应的证据不能完全排除货物在装船前受损的可能性,也未能证明航程中货舱内的温度确已达到货色检验人设想的致损温度。

3.在考虑船方对本案猪肠衣破坏的赔偿额时,应适用提单中划定的每件人民币700元的限额。

基于上述看法,仲裁庭根据仲裁程序规则第19条规定对本案进行了调解。调解结果,双方分歧同意由船方赔偿货方人民币70,000元最终结案。

船方应于收到本调解书之日后15天内用西德马克或美元付款,汇率按实际领取日的汇率计算。

本案仲裁手续费和开支共计人民币×××元,由货方和船方各义务×××元。货方在提交仲裁时已预付×××马克,按其时汇率折合人民币×××元,货方尚应补付人民币×××元。

海事仲裁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