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单放货 谁之过错

  • A+
所属分类: 海商国际
【摘要】
案情:2001年12月6日,原告中化国际贸易股分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被告某公司以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副本提单放货为由诉至我院。原告称,2000年1月至2001年5月

【关键词】 经济纠纷; 法律咨询;

案情:2001年12月6日,原告中化国际贸易股分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被告某公司以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副本提单放货为由诉至我院。原告称,2000年1月至2001年5月间,原告与韩国某公司签署服装贸易系列合同,由原告分期分批向韩国公司出口。合同签署后,原告分期分批委托被告承运出口服装,被告向原告签发了相应副本提单24份,而韩国公司并未付款赎单。2001年11月14日,原告持24份副本提单到釜山港保税堆栈处理该批货物时,得知价值576728.06美元的货色已被他人提走。而被告则认为,其从未解决过放货手续,没有过失,不应负责责任。且根据的规定,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那么,价值五十余万美圆,近七千箱货物在未见副本提单的情况下被提走,究竟是谁之过错

海事法院经由审查,认为被告是否存在无单放货举动是争议的焦点。原告手持24票正本提单、售货合同、贸易发票及韩国釜山港保税堆栈的单证,证明被告未收回正本提单而将货物放行。被告则供应了韩国关税法、关税厅告示,其划定韩国进口的货物应储存在保税库,进口货物通关不需要提单副本及承运人的放货指示,还供应了保税运输申报书,证明其已将货色交给保税库,义务已经完成,放货是韩国主管部门的举动,被告无过错。

点评:本院认为,本案系由涉案提单所证明的海上货色运输合同关系。其中涉及一个重要的功令问题,即承运人的责任期间。依照我国《海商法》和国际航运老例,被告作为承运人,其风险责任自接收货物签发副本提单始至交付货物收回副本提单止。在承运人接收货物、收回副本提单前,本案提单项下货色属于被告的掌管期间,被告对货物负有谨慎保管、正确交付货色之合同义务。在被告掌管期间货色如何交付的举证责任应由被告负责,被告如不能举证证明其已正确发行货物交付义务,则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功令后果。本案货色运抵目的港,储存于当地保税堆栈,只是运输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在未收回副本提单前,被告的合同义务并未完成。被告所举韩国的有关划定,不能成为免除承运人向副本提单持有人交付货物的合同义务。

另外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诉讼时效期间。海上货色运输合同纠纷,根据我国海商法的划定,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该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承运人应向特定工具交付,而非向任何人交付。本案承运人向非副本提单持有人交付货物,不能视为履行交货负责,因而不能作为提单持有人向承运人索赔的诉讼时效起算根据。托运人只有收到结汇银行退回的单证,能力向承运人主张权利,因此,诉讼时效应今后时起算。

据此,本院最终剖断被告承担无正本提单放货的违约责任。